广告ID28内容页-顶部 下载更多精品源码www.adminn.cn QQ677123
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妇女惨死!慰安所里不分昼夜的血泪生活

妇女惨死!慰安所里不分昼夜的血泪生活

2016-06-28 23:05:14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
广告id2-600x50

1940年秋, 日军开始在海南岛那大镇( 属儋州市) 修建舞鹤第一特别陆战队的司令部, 在司令部即将建成时, 日军为消除部队官兵因性欲妄为造成的战斗力下降的情况, 开始筹设那大慰安所, 他们强征民宅作为慰安场所。这是一栋三进有12间房的大院子, 当地百姓称其为赵家院慰安所。1942年2月, 第一批慰安妇21人被押送到此。

慰安所开张营业的前一天, 就有驻扎在临近地区的日军士兵在门外守侯, 挂牌营业的那天, 天刚拂晓, 慰安所门前已是人头攒动, 日军动用了7 辆卡车接送。按照军官的指示, 日兵在门外排起长队,由慰安所的管理人员给每人发一个号牌和一只印有日文“突出一番”字样的装有避孕套和清洁粉的卫生袋。

按照慰安所管理人员的指挥, 日军士兵手拿号牌, 依次分批进入慰安所。一批接着一批,原定的时间为每人接受“ 慰安” 的时间是半个小时, 由于等候的日军众多, 吵嚷不休后来将时间缩短为15分钟。为了抓紧时间,加快速度, 军官们要求士兵预先将避孕套戴好, 并进行检查,值日官对出来的日军逐个检查, 若发现未按要求使用避孕套和清洁粉者, 便上前盘问并记录在案, 上报所在部队长官、惩罚其l 个月内停止“突击一番” 。目的在于防备日军不慎染上性病、造成部队减员, 以及慰安妇怀孕影响“慰安” 活动。在开张后的10天里, 清洁工每天扫出去倒掉的避孕套、清洁袋就有满满的4大桶。

妇女惨死!慰安所里不分昼夜的血泪生活

在开始的10天里, 赵家院慰安所先后接待了3000多人次, 慰安妇们每人每天大约要接客20人次左右。旷日持久地频繁接客, 慰安妇们精疲力竭, 苦不堪言, 每天都有2,3 个慰安妇昏倒休克, 有的甚至一天昏倒几次。在赵家院慰安所开张的当天, 一位只有16 岁叫阿娇的台湾姑娘被接踵而来的日兵连续摧残后, 阴户破裂, 血流如注, 昏死在床。糟踏她的日兵出去告诉值日官, 才将其抬出来抢救打针。止血苏醒后, 仅半个多小时,日军强迫她继续接客。

慰安所的慰安妇们, 除了在所里接客外,还要定期或不定期地到附近日军据点去搞“ 慰问” 。“慰问” 活动期间, 日军把所里的部分慰安妇分成几路, 每路2-3 人用汽车送到日军据点, 沿途“慰问”, 她们日以继夜地接待日军士兵, 经常一天长达12小时以上, 每人每天最高时接客多达50 人次。

慰安所没有休假日, 服务也不分昼夜。外出“慰问”则轮流摊派, 不能推辞。在日军人数众多时, 就搞突击接待日, 在突击接待日和下据点“慰问”期间,慰安妇一律不准休息, 月经来了也不能幸免。

妇女惨死!慰安所里不分昼夜的血泪生活

慰安妇被分为三等, 上等慰安妇来自日本, 专门接待日军的高级军官, 这一类慰安妇定期检查身体, 患病给予治疗, 规定了接客时间, 生活待遇也较好; 中等慰安妇来自韩国和台湾地区, 经过一定的培训, 专门接待日军下级军官和士兵、不许接待另的缥客, 生活待遇比上等慰安妇差一些; 下等慰安妇是来自中国(除台湾外) 各日军占领地,经常吃不饱穿不暖。她们都必须一天24 小时准备接待客人, 随叫随到。

30万妇女死于日军蹂躏 幸存者受到同乡歧视

原标题: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约30万妇女死于日军蹂躏

2014年11月21日,段瑞秋的手机响了。一个韩国友人告诉她:“我在中国广西荔浦见过一个奶奶,还要去见另一个奶奶。可是,另一个奶奶去世了,今天中午。”这几句中文虽然磕绊,但中国青年出版社新书《女殇》作者段瑞秋听得很明白——何玉珍去世了,她是今年离世的第三位侵华日军性暴力受害者。这样的电话,随时都可能响起。

40万,这是目前根据文献和调查统计出来的亚洲慰安妇数量,其中中国占20万,实际数字可能还在此之上。当南京大屠杀的“30万”数字已经刻骨铭心,这个“40万”却并不为太多人所知。在《女殇》中,段瑞秋为最后27位活着的中国慰安妇记录了证言;但到书出版时,她们只剩下24位。

12月13日举办的新书发布会上,军史作家余戈说:“70多年前,有一群中国妇女,因为国家贫弱,因为中国的男人没有办法保护她们,而陷入了地狱。今天,她们正在一个个离去,我们却仍然不太了解这段历史。我希望拿到这本书的人,都能好好地读一遍,权当是为她们、为那段历史的送行。”

妇女惨死!慰安所里不分昼夜的血泪生活

崔永元在《女殇》的推荐语中写道:“战争中犯下的反人类罪,通常不会因为施虐者的忏悔而让痛楚烟消云散,何况还有至死不悔的。和平年代,为什么要在歌舞升平中加入这些嘶哑的呐喊,就是要让年轻人知道历史、承担责任,国家强大的标志就是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每一个子民。”

“你要想采访她们,就要快!她们已经太老,太老!”

时间回溯到2012年,段瑞秋听说在抗战时期一个中国姑娘竟爱上日本佐官的故事,类似于杜拉斯小说《广岛之恋》中的法国少女与德国士兵。而当她到故事的发生地云南省保山市腾冲县寻访主人公时,残酷的真相让她震惊。

当地“滇西抗战博物馆”馆长段生馗告诉段瑞秋,故事中的中国姑娘根本没有遇到爱情,遇到的只是疯狂的日本鬼子。“她叫杨美果,被关了几个月。她一反抗,他们就打她嘴巴,咬她,用刺刀划她,血流得满身都是。她的小指头都被咬断!她疼得昏死过去,日本鬼子还一个接着一个糟蹋她。”段生馗说。

据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统计,在日本14年的侵华战争期间,大约有75%的亚洲慰安妇死于日军蹂躏,人数约30万,相当于一次南京大屠杀。

妇女惨死!慰安所里不分昼夜的血泪生活

2013年7月9日,段瑞秋在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遇到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苏智良告诉她:“中国还有20多位受害老人活着,你要想采访她们,就要快!每几个月就会有人去世,她们已经太老、太老!”

从那天起,段瑞秋开始了这段再不走就要永远迟到的寻访之路,东至南京、上海,西至滇西,北至黑龙江,南至海南岛。

2013年11月2日,在广西桂林的荔浦县第一次见到何玉珍时,段瑞秋记得:“她五官端正、鼻梁挺直,可以看出年轻时候的美丽。但深陷的眼窝里,眼光疲倦而浑浊,已有老年痴呆的症状。”

何玉珍的儿媳冯秀珍说,当年媒人上门提亲,父亲知道男方是何玉珍的儿子,对女儿说:“你嫁过去的婆婆长得很光彩啊!年轻时候赶圩(赶集——记者注)从我们村里走过,好多人见到都会站着看她。”就是这样一个曾经无比美好的女子,当段瑞秋问:“您见过日本人吗?”92岁的何玉珍只回答了6个字:“见过。抓我,打我。”

通过冯秀珍的转述,段瑞秋拼凑起了一个完整的故事。那是1945年,战争已经接近尾声,何玉珍在街上被出来扫荡的日本兵抓到了据点。冯秀珍说:“日本兵糟蹋妇女太厉害,她受不了,就用手紧紧抓着裤带。日本兵的皮鞋使劲踢她两条腿,她疼得在地上打滚……”冯秀珍讲不下去了,失声痛哭。

妇女惨死!慰安所里不分昼夜的血泪生活

终于,趁一次日军没注意,何玉珍跑了出来。因为战争,她先后失去了父母、兄弟、丈夫、孩子,这一生唯一的安慰,就是改嫁后丈夫对她不错,抱回来的儿子也十分孝顺——大部分慰安妇因为身体遭受严重伤害,终生无法生育。

1939年2月,日军占领海南岛。资料记载,占领海南岛的6年间,日军设立慰安所70多个,有慰安妇数千人,她们大多病死、自尽、被杀,战争结束时,仅剩不到100人。王志凤就是幸存者。

1941年,17岁的王志凤是在回家路上被两个日本兵抓走的,从此陷入地狱。受尽折磨后,还被拉去帮日军挖战壕。一天天热,口渴的王志凤向日本兵讨水喝。没想到这个士兵冲过来把她推到,疯狂地踢她右小腿的胫骨,那是一块仅有皮肤包裹的骨头!由于得不到任何医治,伤口很快感染、化脓、溃烂,至今仍留有疤痕。

今年89岁的王志凤流着泪对段瑞秋说:“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打我?!”也许侵华老兵太田毅的回忆录能回答这个问题:“想起做过的这些事,感到自己不是人类,而是魔鬼!”

其他战争受害者可以义正辞严,而性暴力受害者甚至得不到同胞的正视

余戈说:“我们关注战争中将士的浴血牺牲,但有一种痛苦比死亡更持久、屈辱感更深,那就是沦为日军的性奴隶。”

妇女惨死!慰安所里不分昼夜的血泪生活

她们一会儿说愿意接受采访,一会儿又带口信来说还是算了。这样的反复,段瑞秋已经习以为常。今年86岁的骈大娘就犹豫过好几次,怕自己的8个孩子不高兴,就在采访的那天早上还下不了决心,最后是小儿媳陪着来。她仍然不愿意有人去她家里采访,“怕被邻居看见问起”。

1942年秋天,才16岁的骈大娘被几个突然冲到她家里的日本兵抓走,关了20多天。当时她的姑父在伪军当差,找了很多人向日军求情,才把她放回家。但隔了几个月又抓,再放,如此反复了4次。

当骈大娘向段瑞秋讲这些时,边讲边哭,渐渐浑身发抖,像哮喘一样喘不上气。段瑞秋急得紧紧抱住她:“不说了,不说了!”这场采访最终没有继续下去。当段瑞秋把装着慰问金的信封递给骈大娘,她哭着使劲推开:“俺不要你的钱,俺只要把心里的苦水倒出来就行了,装了几十年了。”

段瑞秋在书中写道:“其他类型的战争受害者,比如亲人死亡、自我伤残、丧失财产,都可以昂首挺胸、义正辞严地控诉战争的罪恶,唯有性暴力受害者忍气吞声、沉默寡言,得不到应有的同情和正视。”仅就《女殇》中采访到的27位受害者,她们不得不生活在偏僻闭塞的乡村和城镇僻静的角落,生活困顿,永远蒙受难以摆脱的羞耻,甚至是同胞和亲人的鄙夷。

荔浦的瑶族姑娘韦绍兰今年90岁,她年轻过,唇红齿白,勤劳贤惠,日军的到来终结了这一切。虽然她最终逃出了日军据点,但从此村里的人厌恶地称她为“日本兵沾过的女人”,而她竟然还生下了一个“日本仔”罗善学。

妇女惨死!慰安所里不分昼夜的血泪生活

今年已经68岁的罗善学一辈子没结婚,“人家不愿意嫁给我,穷,名誉不好听”。他也永远无法知道带给他屈辱的父亲是谁。从小遭受全村人嘲笑和辱骂的罗善学曾在15岁那年问大伯爷:“村里人为什么骂我日本仔?”大伯爷回答:“你妈妈被日本人欺负过。”罗善学说:“你们可以在山上用大石头滚日本人嘛!”大伯爷说:“你还没滚石头,他老远就把你打死了。”

罗善学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去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当和尚”。段瑞秋不忍心告诉他,纪念馆不是寺庙,不可能收留他。

加入嘶哑的呐喊,让年轻人知道那一段历史

龙陵县城的董家大院是一处雕梁画栋的二进四合院。1942年5月日军进城后,很快发现了这个好地方——当军人的慰安所再合适不过了。日军马上改装房子,接来了第一批23名慰安妇,其中10人是日本职业妓女,其他13人是来自朝鲜和台湾的“女子挺身队员”。当然这远远不够,当地的姑娘被不断哄骗、强迫到这里。

慰安所负责人田岛寿嗣为了显示正规化管理,在董家大院中门的墙壁上挂上了《慰安所规定》,写着“入场券价格”、“入场时间”等细致的规定。如今,这里已成“侵华日军慰安妇罪行展览馆”。馆长邱家伟告诉段瑞秋:“1944年11月,日军从龙陵败退,把城里所有慰安妇押到观音寺脚下的汤家沟枪杀,或是强迫她们吞下升汞片(一种致命毒药——记者注)。”

在荔浦县城东北的马岭镇,有两个炮楼——陈家炮楼就是当年关押过韦绍兰的地方。炮楼年久失修,园子里杂草丛生,有几处墙体已经漏出破洞,似乎随时都会倒塌。

妇女惨死!慰安所里不分昼夜的血泪生活

这样的慰安所在中国应该还有很多,也应该已经消失了很多。1983年,一个名叫长健一的侵华老兵在回忆录中写道:“昭和十三年(1938年——记者注),在参观南京时,很多人第一次听说‘慰安所’。他们了解到南京有两家,便去了其中一家……他们缴费,但不能挑选女人,就像上公共厕所一样。”

南京的利济巷二号,就是当年的慰安所之一“冬云慰安所”。十多年前,早已破旧的房屋面临拆迁,热心人士多方奔走,才最终保住了这几幢危楼。

《女殇》几乎是关于侵华日军性暴力受害者纪实作品的终结之作。书中的27位女性,年纪最大的符桂英95岁,最小的刘凤孩也已85岁。她们都老了,这些记忆终将随着她们成为历史。本报记者 蒋肖斌

松山战役中获救朝鲜怀孕慰安妇的悲惨遭遇

在松山战役期间拍下的慰安妇,其中右一是怀孕的朝鲜人朴永心。

文章摘自《松山战役笔记》,作者:余戈,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松山战役期间,美军顾问团中的随军记者曾拍摄大量战地照片。其中一张照片拍摄日期为9月3日,照片上左侧是一位持枪的远征军士兵,他身边是4名刚刚被俘的日军慰安妇。照片虽然不是对战争的直接描述,但慰安妇们写在脸上的痛苦最强烈地反映了战争的残酷,体现出战争对人类的摧残。这张照片后来成了国际上最著名最具震撼力的慰安妇照片,很多人都是从这张照片开始知道慰安妇的,也就在这张照片公开以后,亚洲各国乃至世界各地都开始有人注意慰安妇的问题。

妇女惨死!慰安所里不分昼夜的血泪生活

照片上最引入注目的是右边一位怀孕的女人,她就是朴永心,朝鲜人,当时24岁。直到2004年还健在人世,且于2003年11月在戈叔亚、西野馏美子、朱弘、方军等中日学者陪同下来到了松山。

朴永心生于1921年,朝鲜平安南道人,自幼丧母,只上过小学二年级。由于家里穷困,一直在当地的缝纫铺里做工。1938年,17岁的朴永心被日本警察以“招护士”为由骗到了中国南京。当时的南京刚刚发生过震惊世界的大屠杀,30多万中国军民被杀,不计其数的妇女被强奸。迫于国际舆论压力,在南京大屠杀之后,日本占领军向政府提出为了避免军人的强奸行为,应该推行慰安妇制度,日本政府也认同这种强盗逻辑,遂在南京开办了第一批慰安所。

朴永心的脖子上,一直留有一道伤痕。在南京日军菊水巷慰安所,她不愿意成为慰安妇,拼命反抗日本兵的强奸,差点被日军用军刀戳死。最终,朴永心在日军暴力的逼迫下无奈做了慰安妇,每天要“接待”二三十个日本兵。在南京呆了4年之后,1942年日军从缅甸打进了云南,她和7位朝鲜慰安妇又被辗转送到了云南松山。对于这段行程,朴永心的回忆是,坐在军用卡车的货厢里,一边被颠簸的卡车摇晃着,一边凝视着路边的花朵。她记得,路边全都是一些黄色的花,随风摇曳,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家乡。

在松山的近一百天血战中,朴永心和其他的慰安妇缩在战壕中,每天承受着远征军猛烈的炮火覆盖,“因为害怕大家不知哭了多少次,大家一边哭一边叫:就这样死在这里了吗?”并不止一次产生绝望的念头,“干脆爬出去被炮弹炸死算了。”但求生的本能又使她们咬牙承受着一切。然而,就在松山即将覆没之际,日军开始强迫慰安妇自杀,突然醒悟的朴永心不顾身怀七八个月身孕的危险,与其他3名朝鲜慰安妇乘日军不备跳出战壕逃跑。在水无川谷地,幸运地被一位熟悉的当地少年李正早搭救。

李正早,松山大垭口村人,当时15岁,被日军拉孟守备队强征当马倌,每天都要拉着日军的军马从大垭口的日军慰安所前经过,所以认识朝鲜籍慰安妇朴永心,当时日军给她起的花名叫做“若春”。1944年9月3日,他遇到了躲在水无川谷地边一个玉米地里的朴永心和其他朝鲜慰安妇,其中一人在逃跑时落水溺死。

妇女惨死!慰安所里不分昼夜的血泪生活

2004年10月笔者在松山踏访时遇到了李正早,他陪着我在日军阵地上走了一遭。大概因为他当年是个孩子,日军对其没有戒心,所以他有时可以到阵地上转转,和日军士兵与慰安妇都比较熟悉,甚至那些慰安妇还教会他唱一些日本歌。他向笔者回忆60年前搭救朴永心时的情景时说:“当时她们在那儿躲着,捧着鱼骨头吃,还抓青蛙撕了吃。我过去以后,她们跪在那里不敢起来,一个劲地磕头。我说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们。她们抬起头认出了我,就说你要救救我,要救救我们。”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广告id20-300x250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